新闻资讯

首页 >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MENU

  • 公司新闻
  • 行业动态
  • 当前位置:主页 >新闻资讯
    新闻资讯

    《中国新说唱》2019舞美的变与不变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0-14 14:21:31

    关于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创新,我给我的团队要求是:当这个节目去掉台标、去掉LOGO、去掉标志性的人物,观众能从视觉调性上,一眼可以分辨出来这个节目是什么。这是视觉对于整个节目的一个辅助。”爱奇艺副总裁车澈在前几天举办的2019中国网络视频年度高峰论坛上如是说。

    诚如车澈所言,说唱系列节目走到第三年,无论是制作人、选手还是大众,都已经对节目赛制、场景设置熟稔于心。收获大众持续拥趸的背后,系列节目的视觉部分也陆续被其他垂类节目争先仿效。对于节目组而言,既要规避自我重复,还得把节目做出新意,同样是不小的挑战。

    正因如此,加速迭代视觉舞美,成了节目视觉团队每年的头等大事,那么今年又有哪些变与不变呢?

    1:1还原了一个外滩风貌

    本次舞美共设计了7大场景,分别是体育馆、野球场、外滩天台、地铁维修车间、斗兽黑棚、地下停车场、总决赛。

    有别于《中国有嘻哈》里贯穿12期的街头元素与车站舞美场景,今年在视觉符号概念的设定方面,遵循的关键词是——“没有延续”、“随性”。

    《中国有嘻哈》的行业意义,是引领了电视舞美的一个方向。很多节目都不约而同的去复制说唱节目的概念,作为缔造者更不可能再去复制自己的东西。最大限度的还原真实性,是今年场景设计的核心诉求。譬如第四期广告口结束后,有一段上海外滩的实景画面,一段碎剪镜头再拉近,则出现了天台场景,身后背景是360度的上海外滩。

    这并不是纯靠电脑特效凭空想象的制作,为了避免空想的风险,考量过还原度之后,整个团队去上海,专门待了两天,去找外滩各个角度的楼房、建筑,拍摄了很多外滩的全景。用实际1:1拍摄过来的比例,再合到视觉里去,等于在电脑里边重新复盘了一个外滩。

    除了天台合作赛的布景,就连选手候场间的背景墙上也设置了外滩夜景。内外呼应,让选手与观众沉浸赛况,在空间感上起到衔接的作用。

    另一个表现随性的例子,是玩了一次“黑棚”——即没有舞美的舞美。

    以字面意思拆解,“没有舞美”指的是观众进到现场之后,里边是黑棚,就一个舞台,什么都没有。实际上各种光的配合、完成的效果,所有东西都是靠灯光指导去完成整个灯光的规划。

    当选手进入漆黑的房间,里面并没有舞台,而是纯粹的用灯光去展现效果。在观众舞台区还有观众头顶都安装了许多数控灯架,能够做升降运动,一开始灯架降下,如一面墙压在选手头顶,给整个场景形成压迫感。再到后面的灯架升起,释放整个舞台空间,充分调动选手与观众的情绪,这会让现场气氛更达到极致。


    至于在前期承担重头戏角色的60S1v1battle环节,体现的是舞美团队对于细节的掌控力与严谨度。

    场景设置为野球场,选手在空地上表演,制作人们就坐在台阶上听。这种从空间距离上“去评委化”的设计,让视觉设计总监更偏向运用实景类型的元素。

    “例如说野球场一般都有四个高位的广告牌,广告牌其实比例上并不小,但是实际上它处于高点,所以做的时候真的把它当做一个灯箱广告牌的概念去做。我们唯一纠结的点是,要采用更复古一点的,比如说木质广告牌,还是现在这样霓红灯类的广告牌。所以在现场会反复尝试以达到最好的效果。”

    此外,野球场后面制作人们坐的楼梯,灯光团队第一天进去调试就发现并不理想,反白特别厉害。刷刷改改补了好几层,也找了很多人试坐,到最后拆景的时候,没有打光的地方全是黑的。

    这是由于肉眼评估与镜头呈现的差异化造成的,并且在刷楼梯过程中,干湿颜色也不一致,因此修改完楼梯细节后,灯光指导用机器,一个个区域轮番调试,所有光都调出一个正常值。其实要比真正的电影场景难度更大。

    但视觉、舞美、灯光等各部门并未在困难与挑战面前停下脚步。他们认为,说唱系列节目本身是有态度的,幕后视觉团队更是在不断追求精益求精。“既然大家花那么多心思做,就希望做的更好,呈现出来的更好。

    今年大有不同,舞美设计融合了电影场景元素和工艺元素的综合体,在满足导演组赛制规划的前提下,这一季舞美团队更多会跟导演组一起商量一些镜头的拍摄方式,包括跟灯光团队商量节目整个灯光的调性或者说是一些光比的需求,最终满足于节目的叙事需求。

    制作上有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,舞台制作完之后到现场经常会改,改的话会根据灯光和摄像机的需求,连夜加工做的更戏剧化,更剧情化,电影质感更强一些。

    临时补东西,改东西,使它的整个颜色出来之后饱和度更舒服,拍出来更有层次感。不像传统舞美搭完之后就交给灯光了,灯光你自己去调,实际上电影质感的东西,它调完出来之后,舞美本身的东西还要做调整,所以这一块也是跟以前不一样的。


    今年的最大挑战,是与变化的赛制“博弈”


    今年做节目的最大挑战,对内不仅要加速自我迭代,对外也要及时适应并跟上“未知’的赛制变化。

    ”今年比前两年更辛苦是因为我们每次都开协调会,这个会就是把舞美图拿出来商量所有流程和细节,知道导演组的最新调整赛制是什么,录制规划是什么,我们再商量,怎么按照新的赛制重新调整机位,重新跟灯光提需求,这次录像确实比前两次更精准。”


    根据赛制规则的变化,在节目录制期间实况修改舞美方案,并保质保量付诸实践,可以算是首创了。在播出的第六期制作人公演环节,舞台其实是用木箱子堆砌而成,每位制作人的拍摄手法、镜头运动方式、包括每个人要用什么灯光,都是团队与导演组在现场不断调整的结果。

    潘玮柏带了两身衣服,不知道要配哪套,宫鹏根据最新舞美修改方案果断给潘玮柏提建议;吴亦凡想要提笼架鸟黄包车的布景,被团队否了,改为给吴亦凡的舞台表演加冷烟火,直到开录之前还在不断调试,力求完美。

    “大家都非常默契,所有工种录制前的调动、配合,都是为了呈现出每一场完美的舞台效果。”这批对专业度要求极高、力求不断迭代的行业匠人们,并不会停下自我孵化的脚步。

    说唱不息创新不止,这或许就是说唱系列节目的行业意义所在。

    (声明:此文信息来源均转自其他平台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。)
  • 客服

    在线客服

    官方QQ

  • 微信

  • 电话

    022-26288088
    13702117122
  • 顶部